中纪委曝光:21名治超执法人员集体受贿!一个月能从货车司机身上赚8万至14万元...... 2022-01-07 09:15:17   来源:易罐

近日,中纪委曝光了一起广西南宁市武鸣区治超执法人员受贿、违规放行超载车辆的案件,案情细节令人触目惊心。

41岁的运输公司老板梁某,曾在2014年,因超载被执法人员黄某处罚,梁某也因此认识了时任武鸣县公路管理所路政执法大队小组长的黄某。

随着南宁市武鸣区交通部门加大对超载运输车辆的查处力度,梁某发现,经常有超载货车司机在聊天群询问如何“安全”通过武鸣路段。这让梁某嗅到了“商机”。

于是,他找到黄某商量,希望能通过收取超载货车司机“看路费”的方式来共同“淘金”,黄某欣然同意。

为梁某打通各层关系

作为治超执法大队内部的“总代理”,黄某负责为梁某等人打通与各治超值班小组长的关系。

黄某还会定期向梁某提供值班安排表,便于梁某直接联系当晚值班的小组长,收集治超执法的准确时间和地点。如果有梁某相熟的超载车辆被扣押,便由黄某出面打招呼,让执法人员私自放行。

执法人员逐级分赃

梁某则通过手下的微信群等途径,收集每晚“报名”需要通过武鸣路段的超载货车司机的名单,将收集到的治超执法信息一一告知超载货车司机。

成功规避治超处罚、顺利通过武鸣后,超载货车司机会在途经与梁某约定地点时,将塞有100至200元不等的现金放到烟盒或矿泉水瓶里扔出车外。梁某专门雇人捡超载货车司机扔下来的“看路费”,赚得盆满钵满。

梁某收到的“看路费”会分给黄某,由黄某送给治超值班的小组长。根据不同时段超载货车“安全”通过治超卡点的数量,当晚值班的小组长能得到500-1000元不等的好处费,而值班的小组长又会从好处费中拿出100-200元不等,分给手下值班的组员

团伙作案,获利数百万元

“生意好的时候,我曾经雇好几个人在路边专门‘捡’钱,一晚上就能‘捡’6000到7000元,一个月能赚8万至14万元。”运输老板梁某交代问题时表示。

据统计,高峰期一晚上有200-300辆超载货车经过武鸣区交通要道,由于这条“捡钱”的灰色产业链利益诱人,2014年5月至2020年6月,武鸣区甚至出现过4个作案团伙勾结治超执法人员放行超载货车的事情,从中获利高达数百万元。

这也导致超过200公里的运输路面都会受到不同程度损害,道路交通事件频发,也严重扰乱了武鸣区的运输环境。

为何作案长达五年之久?

调查发现,除了作案手段隐蔽,更重要的是武鸣区治超执法大队内部,从大队长到小组长、组员等几乎所有的治超执法人员参与其中,形成了腐败链。从小组长到组员,明码标价,每个人都在放行超载车辆后获得了一笔报酬。

“大家都这样做,我如果不收钱,就很难在这个部门继续待下去。”

“偷偷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个晚上我就能拿到好几百块钱。谁能抵得住这样的诱惑。”

在案件查办过程中,不少违纪违法人员表示,放行超载车辆,收受好处费,已经是治超执法队伍内公开的秘密。

个别执法人员为了让自己合作的社会老板联系的超载货车不被处罚,还会对自己的同事恶言相向,甚至恐吓。一些新进的执法人员为了不被排挤,都选择了默不作声同流合污。

最终,在这起案件中,21人被立案审查调查,其中3名公职人员和3名社会人员被移送司法机关,15名公职人员受到开除党籍、免职等党纪政务处分,违纪违法所得均被收缴。

这些受贿执法人员分工明确,利益分明,为捞钱甚至向同事恐吓威胁,可以想象这个执法大队内部有多乱,贪腐行为有多么猖狂。

疯狂的“捡钱”分赃,富了这些各级执法人员,但危害的,却是当地百姓与货车司机。

一方面,扔钱就能超载过路,滋长了不法司机严重超载的侥幸心理,给当地百姓交通留下极大的隐患;另一方面,这对一直合规拉载,遵纪守法的司机也是一种不公。

好在这些不法分子被一窝端式的揪出处理,当地道路毒瘤才得以清除,货运环境也得以改善,为纪委人员严查严管的作风点赞!

相关资讯 :
×

联系我们

请选择系统

您是如何知道易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