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化工企业冰火两重天,中小化工企业生存艰难! 2022-05-10 11:12:05   来源:易罐

“扩建项目的建成投产,有利于进一步扩大公司产品在国内外市场占有率,保持在同行业的领先优势。”五一假期前,一位投资商在某化工扩建项目签约仪式上说。

不过,记者近期在化工行业调研时,也听到了完全不同的声音。“冰火两重天!大企业滋润,小企业惨淡。”长三角地区一位化工行业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疫情和“双碳”背景下的化工产业正面临大洗牌。

01、产能利用率达到77.9%

石化化工行业是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经济总量大、产业链条长、产品种类多、关联覆盖广,关乎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绿色低碳发展、民生福祉改善。

国家统计局4月27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3月,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24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5个行业下降,1个行业减亏,1个行业持平。其中,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增长18.4%。这一数字高出同期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8.5%)近10个百分点。

此外,今年一季度全国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为77.9%,也高出同期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75.8%)2.1个百分点。

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化工园区工作委员会的官方微信公号“石油和化工园区”发布的信息,近期,一批石油和化工类大项目陆续签约、开工。4月26日,齐翔腾达(002408.SZ)发布公告,8万吨/年甲乙酮扩建项目建成投产;同日,新疆年产11万吨高分子合成新材料甲基丙烯酸甲酯(MMA)单体项目一期工程宣布完工,即将正式投产。

4月,天津石化南港乙烯项目10万吨/年超高分子量聚乙烯装置开工建设,这是中国石化南港高端新材料产业项目集群的代表项目,项目集群总投资高达603亿元;4月22日,总投资100亿元的己二腈及下游高端新材料项目落户宁夏自治区宁东能源化工基地。仅今年一季度,在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开工的重大项目就多达119个,总投资1328亿元。

眼下,新疆四大煤化工项目正在推进,总投资高达1000亿元,包括新疆山能化工有限公司80万吨/年煤制烯烃项目,总投资198亿元;新疆东明塑胶有限公司80万吨/年煤制烯烃项目,总投资190亿元;伊吾疆纳新能源有限公司70万吨/年煤制烯烃项目,总投资429.5亿元;新疆中泰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70万吨/年煤制烯烃项目,总投资227亿元。

02、上市企业业绩受影响

五一假期前,多家石化、化工上市企业公布了第一季度业绩,一季报显示,业绩有增长,但受到了疫情和俄乌冲突的影响。

4月28日,荣盛石化(002493.SZ)发布2022年一季度业绩公告,报告期内营收约686.01亿元,同比增加98.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31.16亿元,同比增加18.85%。荣盛石化持有浙石化51%的股份,浙石化4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作为全球单体规模最大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具有明显的规模优势。业绩公告显示,浙石化为荣盛石化带来了113.71亿元的权益利润。

4月27日,华谊集团(600623.SH)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95.68亿元,同比增长10.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71亿元,同比增长10.17%。

东华能源(002221.SZ)4月27日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69.86亿元,同比下降4.17%,其中丙烯、聚丙烯营业收入38.02亿元,同比上升47.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7亿元,同比下降71.35%。东华能源称,净利润下降主要是一方面受疫情影响下游工厂开工率不足、终端需求下降;另一方面受俄乌冲突影响原材料价格上涨所致。

4月25日,万华化学(600309.SH)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417.84亿元,同比增长33.44%;净利润53.74亿元,同比下降18.84%;基本每股收益1.71元。

万华化学称,营业收入增长主要是一季度公司各主要业务板块销量、价格均保持同比增长。但受全球原油、天然气等基础能源价格大幅上涨影响,主要化工原料、欧洲公司能源成本同比大幅上涨,使得净利润大幅下跌。

维远股份(600955.SH)4月27日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报告期内,营业收入19.77亿元,同比下降12.18%;归母净利润3.04亿元,同比下降48.59%。业绩下滑主要系装置检修和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所致。一季度公司营业成本15.6亿元,同比上升9.5%。

03、中小化工企业生存艰难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疫情反复,加之前一段时间物流不畅等因素的影响,中小化工企业生产经营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5日下午,山东一家化工企业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疫情下,企业很多正常生产经营都无法开展。“据我了解,跟疫情前相比,周边的中小化工企业销售多有所下降。主要是上下游不畅通,运价上涨,运输成本上涨。”

这位负责人说:“疫情发生后,企业采取了许多防疫措施,增加了不少投入。这些都是要靠企业自行完成的。”

江苏一位化工企业的老总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相比大型化工企业,中小化工企业面临的员工到岗难、产业链配套难、物流运输难等一系列难题更难解决。稍有风吹草动,最先关停的就是我们。”

业内人士称,目前为数不少的中小型化工企业现金流无法维持3个月以上。如果封控不能在3个月内解除,将有大批企业面临破产风险。

今年4月上旬,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等印发的《关于“十四五”推动石化化工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加快推进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大力发展化工新材料和精细化学品;加速石化化工行业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疫情发生以来,多地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出台了一批支持产业领域企业应对疫情冲击的惠企政策。开源证券5月3日的《化工行业周报》称,疫情影响正在缓解,化工行业作为制造业中关键一环,疫情受损子行业或将迎来向好态势。

相关资讯 :
×

联系我们

请选择系统

您是如何知道易罐的?